当前位置:主页 > 首页 > 大德访谈

追忆腾兰宗大德上成下广老和尚


来源:佑胜教寺 然教法师  发布时间: 2018-02-27 16:42:00

  金乌似剑,玉兔如梭,时光飞逝,转眼之间上成下广老和尚离开我们三年时间了。公元2014年腊月二十三,老和尚安祥示寂于北京广化寺,世寿九

  十岁,僧腊七十年。在此圆寂三周年之际,思想以往,不觉泪眼朦胧。

  成广老和尚,法号福田,法名成广,山西省灵丘县小寨村人,生于1926年5月20日。1939年9月10日在山西繁峙县平型关普润庵礼上严下文和尚剃披,1945年受具足戒,不久后常住于五台山大显通寺和碧山寺,数十年勤苦修行,念佛持戒。此间曾独身一人住在中台顶长达两年,其苦行精进可想而 知。老和尚对五台山佛教文化的发展、北京佛教的发展、腾兰宗的发展做出了应有的贡献。

  一、振兴腾兰、不遗余力

  佛教在隋唐时期进入黄金时代,尤其唐朝时五台山佛教兴盛发达,高僧大德辈出,著名宗师云集五台山,开辟道场,宗派林立。在创宗立派的大环境中腾兰宗成立,且为五台境内所独有。本宗尊迦摄摩腾、竺法兰为祖师。由于腾兰宗的僧人除依据《四十二章经》外,还以《华严经》为主修,于是腾兰宗僧人渐渐隐入华严宗。腾兰宗长期无踪迹,清时于五台山再度露头。佛教于1980年恢复正常活动后,腾兰宗还有14人,分住于显通、碧山、集福等寺。

  上成下广老和尚正是腾兰宗这凤毛鳞角中的一位,难能可贵的是老和尚以振兴法门为己任,数十年兢兢业业,为腾兰宗的振兴功不可没。老和尚出家于山西灵丘普润庵,门下剃度弟子有20余人,均各自教化一方。北京广化寺方丈怡学法师和浙江雪窦寺方丈怡藏法师为中翘楚,分枝散叶灯灯相传,如今腾兰宗派寺院和子孙遍布全国。

  二、不贪名利、安住当下

  成广老和尚晚年长期居住在广化寺,大多数人都知道他是广化寺首座和尚,鲜有人知道他是山西省高平定林寺方丈。定林寺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,位于山西省高平市城东南5公里的七佛山南麓,这里山峦叠翠,松柏环绕,风光秀丽。寺居山之阳,寺侧有定林泉,常年不涸,寺名即由此而得。定林 寺建筑规模宏大,坐北面南,四进院落,寺东有上下两个偏院,创建年代不详,至迟在唐代已有此寺。

  2006年在当地政府和四众弟子的拥护下,成广老和尚荣膺高平定林寺方丈,受到四众弟子爱戴。虽然如是,但老和尚淡泊名利,基本没有在定林寺居住,仅偶尔一两次短暂停留,老和尚还是安心住在广化寺一间小寮房。面对外界,他也从来没有标榜自己是定林寺方丈,仅有一次是在佑胜教寺开光的时候,老人家以定林寺方丈的身份赠送了一幅书法。当有人提起来,作为定林寺方丈如何如何了得,老和尚总是非常淡定地摆摆手说:那都是假的,好好念佛吧。

  三、照顾规矩,一丝不苟

  成广老和尚在五台山广济茅棚修行很长时间,晚年至北京广化寺任首座和尚。首座是四大班首之一,其地位仅次于方丈和尚,常由丛林中德业兼修者充任。首座是东、西两序的首领,其职掌是代住持统领全寺僧众,《百丈清规证义记·两序章首座》卷六中提到首座“表率丛林辅翊住持。分座说法,开示后昆。坐禅领众,谨守条章。斋粥精粗,勉谕执事。僧行失仪,依规示罚。老病亡殁,垂恤送终。凡一众事。皆得举行,如衣有领,如网有纲也”。

  成广老和尚在广化寺任首座期间,绝不是挂虚名的,而是兢兢业业一丝不苟。上殿、过堂以及法会过程中如果哪位师父法器敲错了,老和尚一定要看他一眼,以示提醒。如果错得严重,那就一定要在下殿后到老和尚面前忏悔才能过得去。老和尚在房间坐着,假如听到外面有人在开梆、打板的时候敲错了,老和尚一定会让跟前的人出去告诉他哪里错了,告诉他正确的方法。不是老和尚事多,也不是老和尚脾气大,而是丛林规矩是保障一个道场清净的前提,没有规矩不成方圆,正是因为老和尚的“挑剔”才能有后学们的成就。

  四、不识文字、一心念佛

  由于幼年时期,社会动荡家境贫寒,老和尚不识字,因此对于经文的诵读就成了大的障碍。然而老和尚耳根聪慧,又善于学习专研,因此早晚课诵、二时斋仪、初一十五祝圣、供斋 、祈福、超度的经文全都通过听闻而熟记于心,并且法器板眼都非常娴熟。由此在五台山广济茅棚时曾担任维那一职,纲维众僧,受到僧俗恭敬。晚年在广化寺的时候,也经常在维那师不在的时候主动补位,给清众们做出良好的典范。

  老和尚住的寮房很小,但是,老和尚在房间里空出六分之一的地方供奉西方三圣。每天供水上香不断,有人来看望老和尚,送来的东西肯定是先供 佛。手里经常拿着一串被捻的通红的星月菩提佛珠,没人的时候,老和尚经常在房间或绕五佛宝殿念佛,这都是我们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的景象。想必老  和尚心栖净土,精进不懈,一定功德圆满,莲台高筑。

  五、信仰淳朴、不吝慈悲

  成广老和尚出家多年,僧俗弟子很多,经常会有弟子供养,加上老和尚日常节俭,自己会有一些积蓄。我2009年回到广化寺担任知客一职,其中一项工作就是接待办理佛事。我印象最深,收益最大的感触就是,老和尚每逢大的佛教节日,总会拿出钱来做佛事,祈福或供斋。在母难日除了佛事之外,还会拿出钱来给斋堂,给师父们改善伙食,并包红包供僧。他深信上供下施功德无量,在这方面从来不吝惜钱财。

  老和尚生活俭朴,爱干净,三衣整整齐齐挂在床头的竹竿上,上面再搭一层布以遮灰之用。因为佛有三衣不离身的教导,听说老和尚行动方便的时候每天都搭一遍三衣。常住发的新僧服很少见他穿,估计有些随手就送人了。在老和尚寿诞之日,我经常带着徒弟们来给老和尚祝寿,老和尚看到腾兰法脉兴盛很高兴,也愿意徒弟徒孙来看他,别人送给他的好吃的东西,也都拿出来给大家吃。还经常请徒孙辈的僧人吃饭,慈悲年轻的师父们,想起来 当年的场景,其乐融融,温暖至极。

  六、精进不懈、示现疾病

  老和尚真的是精进,因为年轻时腿受过伤,因此右腿不能弯曲,走路不便。老和尚在山西时的情况我不太清楚,但以今推往,估计以前也差不多。我在广化寺的几年里,看到80多岁的人,在没有病倒的情况下,都是随众上早晚殿念经,随众过堂用斋饭。在寺院举行拜忏法会的时候,老和尚也是跟着大众一起拜,不愿落下任何一拜,要知道他拜佛可是比其他人难度大得多,年龄大加右腿不能弯曲。上面提到过老和尚要求别人严格,这里看得出老和尚以身作则,对自己也是严格要求,正所谓责人先责己。

  后来老和尚卧病不起,幸亏李淑玲居士多年来任劳任怨,不怕脏不怕累,不怕某些人的不理解,细致周到地照顾,使得老和尚虽然卧床并没有受什么苦。因为我是知客又是徒孙,因此就会经常过去问候,解决协调一些困难,看看缺啥少啥,陪老和尚聊聊天,逗老和尚开心。李淑玲居士一个人没有办法给老和尚洗脚,因为老和尚坐不住,需要一个人拖着上身,另一个人帮着洗。老和尚挺不愿意麻烦别人,因此我赶上的时候,我就给老和尚洗洗脚,捏捏脚,舒筋活血。佛说八福田中,看病第一福田,赶上了就是修福的机会。李居士悉心照料老和尚,女儿未必能如此,也是老和尚自己修来的福气,也是我们的福气,真的是感恩。

  七、夙愿未圆、撒手人寰

  成广老和尚一直有一个心愿,就是复兴当年出家的寺院普润庵。和我说过多次,但由于分身乏力,没有满足老和尚的这一愿望,深感惭愧。如今老和尚化缘已尽,离开我们已经三年了,希望老和尚能够乘愿再来,完成今生没有完成的夙愿。

  千言万语难舒心中之感,万语千言难尽缅怀之情。行文至此,忽然感觉老和尚的身影越来越清晰,如在目前:消瘦的身材,炯炯有神的眼睛,头戴释迦顶,身披咖啡色袈裟,走路略显不便,手拿佛珠在广化寺院子里随众念佛……